新闻是有分量的

封神演义中,通天犯了个大错,要没这个错,就

2019-05-04 12:41栏目:电商
TAG:

《歪歪侃封神》第128期

通天教主何等高人,他会犯什么大错呢,事情其实是这样的。

关于封神榜的原理,歪歪在第119期讲过,所以,通天教主才会很严肃的告诫门人:紧闭洞门,静诵黄庭三两卷;身投西土,封神榜上上有名人。

不要轻易下山,投身到封神榜控制的领域之内,当那个应劫之人,从这一点上看,通天教主其实很疼爱他的弟子,这已经是在泄露天机,可惜的是,徒弟们不听话,入飞蛾扑火似的下山应劫,刚开始,二、三代弟子之间出手,死掉几个还能容忍,可后来,元始天尊居然或明或暗,亲自出手,对截教门人痛下杀手,如三霄,歪歪在第77期讲过,她们对阐教手下留情,可阐教对她们呢,长此以往,通天教主就再也忍不住了,忍不住怎么办?

先摆个诛仙阵,在诛仙阵内悲愤的发问:你有何道术,敢肆诛我的门徒?此恨怎消!

原本也只想与元始天尊等见个高下,并没有彻底决裂的打算,但,打人无好手,骂人无好口,一旦交战,局势便不由他控制,诛仙阵内,元始天尊联合大师兄老君以及西方教接引、准提一起对付他,而且,但凡有点身份的,都可以出来指责他,那语气,简直像对待小孩子似的,通天教主即便是圣人,他也不可能想到,自己竟沦落到如此糟糕的境地,而且,元始天尊等指责他,说的最多的便是所谓的“披毛戴角”论,这已是从根本上的否定。

事已至此,双方的关系便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,从个人意气之争上升到主义之争上了。

孟子都说过:生,亦我所欲也,义,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。通天教主的修为自然高过孟子,所以他肯定有舍生取义的觉悟,于是,关系两教生死的大决战——万仙阵开始了。

万仙阵的意义,通天教主也曾讲过,就是争较争较,截教与阐教,到底谁更高明,谁更适合留在世上,既然是决战,当然要用最高明,最能代表两教水平的手段,万仙阵事关截教生死,通天教主当然不敢马虎,所以事前,很是做了一番布置,这番布置,奇正相合,很是得当,既有主力,也有预备,既准备冲锋,又留下后手,可以说,通天教主安排的非常周密,但是,可惜的很那,所谓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通天教主就在如此关键的时候,犯了一个错误,就是这个错误,带来了致命的后果,事实上,如果不犯这个错误,就轮不到元始天尊封神了,到底什么错呢。

事前,通天教主是这样布置的,大体上,整个截教倾巢而出,又密令四大亲传弟子之一的无当圣母,在万不得已情况下,给截教留一丝火种,这一点,歪歪在第85期讲过,有兴趣的关注前翻,主力方面,自己主掌中军,截教中,战力异常彪悍的四大亲传弟子之一的金灵圣母调度万仙,看起来毫无问题,但通天教主的错误,就是在安排预备力量的时候出了差错,什么差错?

通天教主有四个亲传弟子,这四个亲传弟子,各个准圣水准,一身了不起的修为,万仙阵这等大战,关键环节,自然要使用最得力的人才是,可通天教主呢?四大亲传弟子,多宝已在诛仙阵被老君抓走,剩下的金灵圣母、龟灵圣母、无当圣母,金灵圣母、无当圣母各有要务。

唯有龟灵圣母,歪歪在第117期讲过,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,在万仙阵之前,就已被通天教主逐出门墙,虽然龟灵圣母依旧对他忠心耿耿,可通天教主呢,也许因为执拗的原因,在这种决定截教生死的关键时刻,还是不肯使用龟灵圣母,把本该龟灵圣母承担的任务,交给了一个很为后人所不齿的人物。

龟灵圣母应当承担什么任务?

打仗,拿破仑曾经说过:聪明的统帅无非就是擅长把预备力量投到关键方向。由此可知,在战争胶着不下的情况下,正确使用预备力量往往能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,当然,通天教主要比拿破仑聪明的多,他肯定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,万仙阵前,他就准备了一支奇兵,而这只奇兵,就是他亲自炼制的六魂幡。

设想一下,如果金灵圣母调度万仙与元始天尊等决战的时候,通天教主晃动六魂幡,会是什么结果,元始天尊等绝对招架不住, 即便不死,大伤元气总归是会有的,这时候,截教人数、能力上都高过阐教数倍,取得胜利是顺理成章的事儿,话说截教取得胜利,元始天尊还有资格封神吗,然而遗憾的是?

就这个六魂幡,就因为通天教主一时意气,不让龟灵圣母掌管,而是交给了随侍七仙(详情见第57章)中的长耳定光仙,结果呢,龟灵圣母就因为没有放在合适的位置,在正式决战之前,就为了给师父出气,为了找广成子报仇,毫无价值的落了个形神俱灭的下场,白白的浪费了这么一个高手,而保管六魂幡的长耳定光仙呢,一看情况不妙,便偷偷跑到元始天尊门下,最终导致截教无力回天,全面瓦解。

封神中,封神中,通天犯了个大错,要没这个错,就轮不到元始封神了。

所谓性格决定命运,大概说的就是通天教主吧,其实他本可以取胜的,但,无奈的是,就是在关键时刻,犯了一个大错,用错了一个人,也无怪元始让长耳定光仙在他面前摇六魂幡,让长耳定光仙见识一下玉虚宫的手段,因为他知道,宝贝虽然厉害,但也要看什么人用,假如通天教主有机会使用这宝贝,封神,应该就没他什么事儿,事情就能这么尴尬。